FC2ブログ
Translation(自動翻訳)

●自我分解方程!必看!!

Author:toiji.ma

●新朋友必讀!!

本人無節操,但是有地雷!雷我者死,被雷者請自救!

這裏會出現的話題a

鼠貓,APH,L月,銀魂,D18,GAME,蒼紅,DR,鋼炎,DGM,同人誌,BJD...

DA鼠貓群:3672419

APH吐槽群:3524492

.................................

●本站的LINK

├TO家主頁

My website

├BLOG(同人向)

├BLOG(BJD,生活向)

非正式宅

├幻想開封(DeepAzure)公式站

幻想開封(DeepAzure)公式站

├分類堆圖區/不可外連

├My DeviantArt gallery/亂堆區/支持外連

My DeviantArt gallery

├賺外快的淘寶店

├Fanbook shop for international

└TO家的生活BLOG,BJD向

連接可自取,交換請留言

---------------------------

●文章的類別

●Doujinshi & Goods

計劃中

├幻想开封-[掉色的童话];

├BASARA-蒼紅ONLY

├TLR-[Do you belong me?]

預訂中

├鼠貓-[冬日暖陽]

鼠貓-[冬日暖陽]

通販中

├[關東煮系列PVC杯墊??]GINTAMA

[幻想開封仲夏夜之夢]

[鞭子調教]DH

[清風笑.醉鼠貓]

完售 / sold out

├[秋蟲吱喵]鼠貓4格本

[秋蟲吱喵]鼠貓4格本

[APH-金融危機]

├[春暖花開再錄版]-鼠猫

[LIVE NOTICE]L月

[醉夢]帝修+RavKan

├[DeepAzure-成長日記]

├[DA-試驗漫畫再錄版]

├[在宇宙的中心呼唤萌](moe系合本)

└原创[M]

---------------------------

●通販 shop

├大陆地区淘寶店(签绘可,请留言,哈哈)

淘寶小店

├International customer entry

├風雪澄空(commission)

└奇豆--臺灣寄賣

●吹水区~

来串门的朋友欢迎留下地址让我串回去~~ 很重要的事情请用邮箱......


ShoutMix chat widget

●最新留言

●LINK

●出沒地

├囧囧有神同人論壇

└白哉总受联盟

●同路友人

├风流天下(天子的论坛)

├Amene(小天)

├Aiwa

├ayu

├阿玖(APH)

├copper(重金屬)

├叉燒

├DK(杂食)

雙城

├FF7111(耀菊~)

├2白

├hajime(主霹雳)

├光希

├Inno(鼠猫)

├Java(DH)

├kaze

├KaIYan(家教)

├L.g(PATAPON拟人)

├mr. raindrop(杂食)

├六福珠寶店(鼠貓)

├maki(腐)

├miao(鼠貓)

├Mr.囧(杂食)

├Nicca(腐)

├弥生.流

├PEN

├Raychain

├SATSUKI(歓楽の都)

├yizeo(DH)

ufospace(腐)

├Tasuki(鼠猫/腐)

├碎(骸云)

├辰流(米英)

├耽(腐)

├浮生若夢.苍(腐)

├空空的BLOG

├秘密栖息(腐)

├没落(all纶王道)

├南野遥

├歐陽幽幽(日記)

├歐陽幽幽(本子)

├无限(银他妈)

├夏色小町

├鴉の進行曲(DH)

├葉魂(BASARA)

├一倉噓(杂食/腐)

└遺忘の坂道(宅)

Ankusa

●娃友

├蛋蛋君

├兔楔子(鼠猫/腐)

├phoenixtse

├SAYA

├野貓公館

├御风

└雪文

●江湖很大

├LMLbaby的BLOG

└狂龍國際

●堆圖区~

[pixiv]相册,有空歡迎幫手投投票~

想外连TO的图图的朋友请使用这个相册里的地址,谢谢哦~不然TO那个可怜的主站会崩坏的 = = ||

●搜尋欄

●圈養數

Where are the friends from?

啓用日期2009.1.29

free counters

●月別存档

●Key mark

本子通販 鼠貓 冬日本 进度 白哉 本子預定 FF 娃聚 滾滾  DR NEAR 毕业展 

RSSリンクの表示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手書BLOG

歡迎來娛樂~其實我自己很少用.... 不順手啊.....OTZ...膜拜高手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Myカテゴリ:スポンサー広告 ]

【冬日暖陽】――【紛爭】文案修改版

寫在前面的說明:
1.這個故事是【冬日暖陽】裏最跳躍大膽的個短篇。貓大人和白老鼠的設定也是兩個大男人的性格,所以這個文章估計真的會讓一些親接受不了如此“強強”的設定。提早公開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希望不會有人錯買TO的本子……如果覺得不能接受這個故事的就請千萬不要預定了~~

2.因爲漫畫本的篇幅有限,故事害怕說不清楚(但是絕對保證小說省略的部分會畫清楚。。。崩!因爲那個才是這次冬日本的原意嘛!),所以儘管小TO的文筆不怎麽樣,而且和很久沒有用中文寫作了,但還是努力嘗試寫下了小說版……

3.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和畫面美感,故事里架空的時間,人物年齡和面貌請無視。。。

4.反正就是,請將就著看吧 ==§§ 廢話終于說完了……


至于本子的總體進度請留意公式站公告~
http://toijisama.blog90.fc2.com/blog-entry-114.html


――――――――――――正文開始―――――――――――-

那抹耀眼的白雪竟然――不可一世
攔腰抱起熾熱的暖陽――不知所措
妄想共渡這寒冷嚴冬――不無可能
直待那春暖花開之時――不再分离

今年是個寒冬,冰冷的北方竟把天上的明月也吹得搖搖晃晃。離散得月光下,一人一騎在山道上奔馳,這人一身藍衣,俊朗的面上雙眉緊皺,身上只帶一柄長劍,別無他物。看起來是連夜趕路的樣子,疲敝的身影和淩亂的頭髮讓人難以想像這個人就是名震江湖的南俠展昭。

“死老鼠!”
快要進入襄陽地界,展昭用不大也不小的聲音叫道,繼續策馬前進。憤怒的話語卻伴着奇异的微笑。
他身後的遠處端著兩個影,等道展昭完全消失已后,其中一個說道:“去報告王爺,那展昭果然來了。”

―――――(這是回憶)―――――
立冬前的開封府內:
“展昭,今年春節和我一起回陷空島好麽?”白五爺好整以暇地趴著展昭的雙肩說道。
“啊?爲什麽?雖然我確實是還有年假……”甩開肥大的老鼠手,展昭扭頭看向府中小花園里地紅梅樹,那是公孫先生今年新栽種的,現在立冬未到,居然就長出點點花蕾了。明明,今年是個寒冬啊……
“你不是說過,如果你準備好了,便會主動來我的地盤么?”
白玉堂的面上失去了那總是掛在嘴邊的笑意,那飛揚的雙眼今天也格外堅毅誠實。
“展昭,自從那次約定已后,我已經等了八個多月了,你……白爺爺快要變成豆干了……”
展昭一怔,習慣性地給那白老鼠揮出不帶內力地一拳,悻悻道:“白老鼠,你今天沒有喝水么?”
儘管已經相處了三年,早已習慣這老鼠的甜言蜜語,一抹紅霞還是不僅爬上了貓大人的俊面。然而,展昭自己也不相信這只白耗子居然還真的能忍了八個月……其實,他幷不是沒有準備好,在當初答應和這個人相守一生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會有這樣的發展,只是……不知道爲什麽自己還居然答應他,要是準備好了就主動去找他……所以嘛,貓大人只是拉不下面子來,“誰叫你不自己來找我呢?”雖然心理是這麽想的,嘴巴上還是說道:
“嗯,如果這個春節可以休假……”
“那我當作你答應了!”一把抓過展昭抱個滿懷,生生把對方“我會考慮一下”的幾個字吞進自己的嘴裏,強勢的舌頭正準備撬開那沒有嚴守的牙關,趙虎那大嗓門就突然喊起來:“展大人!白少俠!包大人找你們呢!”
憤怒地鬆手,還順便拍拍展昭微紅的雙頰。白玉堂總知道什麽時候可以放肆,什麽時候又該放手,這是展昭最欣慰地地方,但是,偶然也有少少地落寞……人性,真實複雜呢。

――――――――――――――――――――

幾天過後,現在是立冬的第二天,開封城刮起了嗖嗖寒風,本該清冷的街道上熱鬧沸騰,因爲,他們都在議論昨天那個震驚全城的事件――
首先,是皇上賜婚于丁月華与御前四品帶刀護衛展昭。
然後,那位風流天下,來去如風的白玉堂白五爺,竟然在開封城牆上公然發表了對貓大人的愛的宣言,還光天化日之下擁吻了沒有反應過來的展大人。
而那位潤如玉的展昭展大人,他在呆立了一炷香的時間后,突然展顔一笑,手中巨闕卻不知何時已經掛在白玉堂的頸項,
“白玉堂,無論猴子多麽的努力,也不可能撈到水中的月亮啊。”
不意外地看到對方一面不可置信地表情,展昭回手收劍,一縷青絲隨風飄落,那抹紅色一步一個脚印,頭也不回的走囬開封府了。
而那抹被留下的白色,靜靜地呆立在城墻正正一日……終于放聲狂笑,
“果然,光,還是無法捉住的啊。”于是,這天以後,人們便沒有再在開封城開到白玉堂。

本以為事件就此會告一段落,但是半月之後,竟傳來了錦毛鼠白玉堂与陷空島五鼠割袍斷義,改名號為冷光,成爲襄陽王府上食客。第二天,御前四品帶刀護衛展昭突然遲官而去,不禁讓人倍感猜疑,總說紛紜。

―――――(時間回到現在)―――――

展昭失踪的第八天,又是一個月華清輝的冰冷夜晚,白玉堂正捧著美酒依在襄陽王府內的一個凉亭邊上,這裏是向陽王特意為自己準備的獨立庭院,生性冷漠的他屏退了所有下人,一個人靜靜地望倒影在水池中地明月。喃喃到:“空中的月,夠不到抓不住,這水中的月,夠得到卻也碰不得呢。”

“王爺,你覺得這白玉堂真的可信么?”在別院的另一邊墻角,季高小聲地說道。雖說白玉堂現在住著的是一個獨立的庭院,但是這個庭院巧妙的設計却是可以讓所有聲音都傳到季高和襄陽王爺現在所處的這個房間中。
揮開信鴿,“那展昭果然也來了,不管他們是爲了愛情還是忠義而來,白玉堂說起展昭時那落寞地眼神,我不會看錯地。這個世間上,相愛卻無法相守的人多如牛毛,或者,我只是在賭一場戲罷了。”接話的自然就是襄陽王爺。他眉目間的悲凉,就像在訴說自己的故事:“而且,他們的一切行動,不是都掌握在你的手中么?”
只是他們都不知道,白玉堂不僅是武功高手,陣法專家,同時也是機關的專家,特別是這類偸窺的小技能(= = 喂……),這座庭院的小秘密,他在踏進的那一刻便留意到了。還有的就是,白玉堂和展昭,都是會傳音密耳的內功高手。

――――――――――――――――――――――――――――

八天前,白玉堂獨自來到襄陽王府,一貫不走正門不通告地白五爺,直接闖進王府內庭,堂皇地出現在襄陽王爺的面前。
“王爺,你是否有毀滅現在這個天下的打算?”冷如冰霜的口氣和絕望的眼神,還有一身的雪白衣服以及名劒畫影。這位風流天下地白玉堂,確實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突然被嚇得一片靜默。
“大膽狂徒,居然擅闖王爺府!”終于,那個叫作季高的男人大叫出聲。
白玉堂輕笑一聲:道“怎樣?我白爺爺就是直接進來的,誰叫你這忠犬沒有守好主人的門口呢?”
“你!”季高正欲發難,一直旁觀的襄陽王終于發話,
“白大俠大駕光臨,不知有何目的?本王雖然喜歡結交江湖俊杰,但是卻沒有聽說過陷空島也會對我們這個小王府有興趣呢,還是說,你這次來是因爲開封府?”
“王爺快人快語。白玉堂現在既不屬于開封府也不屬于陷空島,現在的我只是想打破頭頂的這片天空。如果你我有共同的願望,何妨讓白某助王爺一臂之力?”冰冷的目光近乎瘋狂,卻又傲然清明。這正好讓襄陽王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其實,開封府的鼠貓事件早就傳到襄陽王府了,但是其中相信的人倒是一半一半,畢竟這其中的主角都是江湖上數一數二的恨角,他們居然鬧出男男相戀還求愛不成割袍斷義的事情怎麽听都不太真實。所以當白玉堂出現在襄陽王府之時,不禁讓人懷疑這是不是開封府耍的什麽計策。
但是襄陽王爺還是賭下了這一局讓他後悔一生的棋子。因爲他對白玉堂和展昭的瞭解,遠遠不及趙幀對自己的瞭解……“哈哈,不管如何,有你錦毛鼠白玉堂在王府坐陳,本王的幕僚也色不少,來人,帶白大俠去離留園休息,一切需要但凴差遣。”
衆人都驚愕于襄陽王爺竟如此爽快地接納白玉堂,自然沒有留意到那白影轉身之時,襄陽王爺露出的那同樣落寞的微笑。

――――――――――――――――――――――――――――

一顆圓潤的白石扔向池面,水中的月亮頓時化作片片碎花。
“白玉堂。”
一個藍影翻牆而進,沒有驚動到任何人,仿佛這戒備深嚴的王府對于他來說就像形同虛設一樣。
白玉堂轉身,看著眼前的疲憊身影,輕笑著道:“怎麽?展大人不做月亮了,也想來當猴子的食客?”
“跟我回去。”沒有任何回答,清俊的面目毫無表情,雙眼定定地看著白玉堂,“白玉堂,跟我走。”
“跟你走?現在的你還有什麽資格命令我?”
“白玉堂,你不要胡鬧了好不好,襄陽王的欲望已經被朝廷發現了。”
“那又如何?我現在名義上已經是他的幕僚了。你覺得我還有可以去的地方么?”
“你!”展昭一時氣結,“你……爲什麽……”全身的氣力像是被突然抽走一樣,藍衣人顫抖地跪坐在地上,“這都是因爲我么……”
“……你走吧,是你先選擇放弃的。”
“……”展昭不語,就那樣靜靜地站著,了七天的路,他確實,很纍。
白玉堂把酒壺扔進池里,“如果不把你的天空打碎,我這猴子終是無法得到你這個明月。”
“不……白玉堂,你錯了,我說的明月,是指你……如果我現在告訴你我愛你,你還能原諒我這個膽小的猴子么?在你把自己摔個粉碎之前……我……”不知道該如何說下去,展昭索性脫下外袍,解開自己的腰帶,動手脫起衣服來。
“你在干什麽?”白玉堂表現出一面的的詫异,他馬上用傳音密耳對展昭說道:“他們只能聽到。”
“想辦法引誘你啊。”說完,便動手穿回脫下的上衣,傳音密耳道“死老鼠你不早說,凍死我了!”
白玉堂嚄地起身,抓起展昭的棉外袍包在他身上,攔腰抱起這個居然在大冬天的寒夜跳脫衣舞的人往睡房走去,“我們,似乎都瘋了。”

別院的那邊廂,沒有想過事情會如此發展的季高說道:“王爺,這……”
“嘿嘿,難得有戲听,我們就先欣賞了了再說吧,本王就看看他們能演多真實。”
“演?”
“當然,難道你以爲本王會相信,堂堂南俠和錦毛鼠,會為了兒女情長而變得如此瘋狂么?”王爺自負地一笑“他們表現得太深情,反而露出了尾巴呢。”

而正當白玉堂把懷中半裸的笨貓摔上床,那自命非凡的襄陽王和季高正準備“听”場好戲的時候。另外四個影正偷偷潜入王府的另外一端。

吻上那微啓的雙唇,白玉堂用傳音密耳說道:“貓兒,你這表演太積極了吧,我的熱情都被你點燃了。”
展昭微笑著圈上白玉堂的肩膀,張開雙腿讓他置身其中。
“喂,笨貓,你這樣我可要來真的了……”(傳音密耳)
“……不來真的……我不知道要怎麽演……大哥們已經動手了,我們必須拖著這邊……”(傳音密耳)
看著白老鼠的一面綫,展昭一面純潔的微笑地輕輕說道。“抱我,玉堂。”
白老鼠那個表情叫鬱悶,“猫兒,你不介意被听墻根么?”(傳音密耳)
“這不是本來的計劃么?白五爺怎的突然羞澀起來了?”(傳音密耳)
白玉堂知道這個時事實,雖然展昭不是極不擅長演戲,卻真的是沒有任何關于房事方面的經驗。當初答應趙幀那小子的計劃時估計也是無法拒絕而已。而且他愛得猫兒乃是堂堂男兒,這被聽牆角一事似乎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麽所謂。反倒倒是自己……想到這裏,當下動起手,反正,那兩個也是將死之人……(五爺你好……)
“玉堂,不要放弃我,也不要放弃你自己……皇上已經答應,只要我們取回那本謀反盟書……”展大人繼續他的臺詞。
“什麽?情感你來這是爲了盟書的?”白五爺依然微笑著說出憤怒的話語。
“白玉堂!在你心目中是這樣想展昭的么?”
“……”白玉堂什麽都沒有說,張嘴咬上了展昭的喉嚨。“猫兒,你這話說得不够委屈呢。”(傳音密耳)
“放開我!”扭過頭,展昭的聲音里帶著梗咽。(因爲喉嚨被咬着……“死老鼠!”)
“昭,別逃……是我小肚鶏腸……”說著,伸手抱起展昭的腰身, “轉過身來,第一次的話背著會輕鬆點。”
“嗯……”

―――――(邪惡的隱藏線,請期待漫畫版……)―――――
“玉堂,慢一點……”
“那你就別亂動!”
“嗯……啊!”
“別咬著被子啊,讓我听你的聲音。”
“啊!……色魔。”
―――――(邪惡的隱藏線,請期待漫畫版……)―――――

終于,懷裏的人承受到了極限,昏睡過去。
白玉堂抱著柔軟無力的身體,感受著那仍然熾熱的體溫,憤憤地想道:本來還想第一次要好好溫柔地抱他的,要是這次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怎麽辦啊……唉,大哥他們應該已經得手了吧,襄陽老頭,這次的仇我白玉堂他日必報!(插話,白五爺,襄陽王其實不老,還有,他接下來已經會很慘了……)
另外那廂“听”完全程的兩隻,老實說襄陽王和季高都沒有想到他們居然“表演”得如此真實。
“那展昭的聲音真好聽啊……”還沉浸在剛才的刺激中的季高,完全沒有留意道襄陽王早已陷入狀態。
“喂,季高,我那個時候也是這樣叫的么……”(雷!)
“……”季高一面綫“我說王爺,現在該想的是應該怎樣對付他倆吧。”
襄陽王一怔,馬上又回復了他那冷艷卻不可一世的表情,“既然他們想偷,那就證明趙幀那邊還沒有證據。我們就留著他們好了,要防兩個已知的目標比防不勝防要好多了。再者衝霄樓的機關只要一觸動,即使十個展昭白玉堂也闖不過。”
“那也是,他們一天在這裏,便代表我們有多一天的時間準備。王爺,衝霄樓的機關鑰匙明天起請你隨身携帶。”
“當然。”

―――――――――――――――――――――――――――――

于是,時間就這麽又過了十天,襄陽地界今年也難得地下起了小雪。展昭白天躲在白玉堂的房間里,白老鼠則負責出去和王爺地那些侍衛官以及其他江湖食客套交情,晚上兩人一起偷偷摸摸地查探王府,偶然白老鼠也會偷襲一下貓大人,讓那些負責跟踪的侍衛雷倒一片。而貓大人也很配合地裝出羞澀地表情,于是襄陽王收到地會報總是活色添香。
儘管季高開始懷疑爲什麽他們遲遲都不動身進入衝霄樓,襄陽王爺則認爲他們只是還沒有把握不想貿然行動而已。畢竟,任何人都會愛惜自己的生命的,特別是兩個相守的人。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那個鑰匙,沒有它,任何人都不可能破得了衝霄樓。
可是,所謂的天子果然就是被老天庇佑的人,幷且當他要發動奇襲時,竟然真能壓過襄陽王府的所有密探。冬至的那天清晨,仁宗親自帶領的親衛隊和西方將軍守仁(瞎起的 = =)的大軍突然集結在襄陽地界邊緣,正午的時候,軍隊便已經重重包圍襄陽王府,領隊將軍宣讀聖旨,指襄陽王勾結外敵,簽下盟書密謀造反,罪證確鑿,但念在王叔多年征戰功勞,只下旨抓拿襄陽王爺以及盟書名單上的人回京候審,其餘家眷僕人一律不与追究。
當襄陽王爺看著年輕的仁宗手上那卷盟書之時,他才恍然大悟,原來那展昭和白玉堂只不過是幌子,真正來偷盟書的是另有其人。只是,是何時?何人?竟然能不動聲色地出入衝霄樓?

由于是當今皇帝突然帶軍隊親臨,那些所謂的聯盟將領和江湖人士絕大部分都作鳥獸散,而王府中的侍衛和部分將領儘管忠心守衛,仍然守不住他們那心中的天子。整整一個下午的厮殺,他們誓死不降的意志倒是讓人感動幾分。仁宗只派了部分精兵進入王府,畢竟他還是不希望王族宗親的府第被鐵騎鏟平。而且他相信,府內的展白二人必然能把他要見的那個人帶出來……

襄陽王府火光沖天,那座神秘的衝霄樓也在火光中倒下。襄陽王爺抱著季高的尸體,看著面前的展白二人。他們身上都被血色覆蓋,但是已經分不清那些是誰的血了。
“沒有想到,本王居然栽在了仁宗那小子的身上。”
“不對不對,你是栽在了自己的自信上。”白玉堂淡然地說道。
“其實,你那些偷聽地小把戲,白爺從一開始就知道了。而且,你那本盟書,在展昭來的那個晚上就已經被歐陽春和我的大哥們拿到手了。然後在你天天守著那條已經無用的鑰匙,以爲我們還在研究怎麽破那衝霄樓的時候,盟書早已送到皇帝上手了。”
“什麽??”襄陽王爺一面驚愕……“那夜,你們竟然為了這個而上演那場‘戲’?”
“唉,被你賺到了其實白爺爺我很不忿。”白玉堂一邊說著一邊磨牙。“老實告訴爺爺你那天有沒有反應?”畫影正正指向了襄陽王的下體……
“白玉堂!廢話少說,把人帶走!”展昭終于忍受不了這兩個人的不良對話。

襄陽王看著眼前的兩個青年,仿佛就像欣賞奇珍異品一樣,面上的憤恨居然消失了。
“哈哈哈哈,成王敗寇,本王今天就是死在這裏,也不會跟你們走的!”
說罷,襄陽王舉劍自刎,可惜一柄袖劍準確地打飛了他手上地劍,兩個圓潤的石子同時封住了他的要穴。
“王爺,白玉堂敬你的英雄氣概,可惜咱們答應了仁宗皇帝要把你活著帶給他。”
“……不……不要……”一聽到要被交給仁宗,襄陽王爺突然驚恐地顫抖起來,展昭雖然有點不忍心,但是還是舉手點下了他的昏睡穴……畢竟,王家的事還是不到他們去理會的。

――――――――――――――――――――――――――――

事情終于告一段落,白玉堂看著襄陽王府的一片焦土,喃喃說道:
“唉,沒有能進去那個衝霄樓一探究竟,還是覺得有點可惜呢……”
“我倒是很高興不用去挑戰它。”展昭一向是能省就省得實在派。
“對了,猫兒,你不覺得那襄陽王和皇上之間好像有些什麽么?”
“這……王家得事,我們還是少管吧……”
“都說好奇心會殺死貓,我們的貓大人倒是一點也不好奇嘛。”
“那是因爲,”展昭把頭輕輕靠上白玉堂的背部,小聲說道:“我還要留著自己的命來和某隻老鼠在一起……今年的春節,我們去陷空島過吧。”
“真的??”白玉堂突然轉過身來,面上又露出了那抹飛揚的笑意,把眼前的人兒抱個滿懷,然後在他的耳邊輕說:“猫兒,我們那個約定還有效吧。”
展昭面上一紅,悻悻然地說道:“你不是已經得到了么,所以,沒有效了!”說罷一掌推開了那只還想靠過來的色老鼠,施展南俠拿手絕技――燕子飛逃逸去也。
“又逃跑了,猫兒,你就這麽喜歡白爺爺來追你么?”
白雪中,那耀眼的白追上了本來就沒有逃得很快得紅,看不清是誰拉著誰,和著笑聲漸漸消失……

完――

PS:這個……這個故事24P真的能畫完么……倒地中……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6)   2010.02.09    [ ジャンル:アニメ・コミック / テーマ:自作イラスト(二次創作) / Myカテゴリ:├幻想開封鼠貓專屬區 ]

コメント

文案稿可以解解饞
演戲順便吃到貓了 小白開心死了吧
期待皇上年下攻王叔啊
更期待那邪惡部分的漫畫版 加油喔
2010.02.11 18:00 URLpokiman#- - 編集
那个……说真的今天真的被打击了,情感我真的不该把文稿公开出来?

我是不会写小说的,这点我早就说过了,所以我的文章都只是用来画漫画而已。请不要用看小说那种尺度来看 - -

另外,TO幽:
我没有说那两人有JQ哦……但是要幻想的请随意,年龄方面是30岁和46岁,大叔受我一直很萌啊!能不能画出来就真的很成问题……

TO:追债的,5月是肯定要等到的,因为我那个时候才会回国。

2010.02.09 20:53 URLtoiji#- - 編集
那个,襄阳王和小皇帝有JQ????TO,我可以问问你打算把他俩的年龄画成几岁么?心心眼中,你难道会画大叔受????
2010.02.09 19:48 URL幽#- - 編集
我是来敦促进度的……看起来不用等到5月嘛……
2010.02.09 14:35 URL#- - 編集
這個。。。其實就是偶然想讓貓大人開放一下而已。。。畢竟我一直都覺得,給人听一下墻角對兩個大男人來說並沒有什麽大損失吧。。。。。。崩
而且對方事兩個受。。。。。。。。
2010.02.09 12:05 URLtoiji#- - 編集
TO。。。。你眼中猫大人果然。。。。够强。。。。。
2010.02.08 23:09 URL玲#- - 編集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emplate Designed By
ぐらいんだぁ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